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April, 2011

从二月底辞职到四月下入职的这一个多月里头,我都在干嘛。

体重:从辞职前的64.5kg—–三月底的67kg—–武汉回来的69kg—–入职前夜的67kg。一直都在标准线上震荡(绩优股),果然没有压力没有紧张我是一时半会儿瘦不下来的,即使每天下午1个小时的有氧运动抑或早晨的苦瓜汁。

生活:从辞职前的实验室饭堂格致园的3点,到辞职后的饭堂格致园2点,然后是入职前的家里头1点,越来越和谐。

亲爱的人们:辞职以后一直在我的304里头和脑婆婆一起,过着快乐幸福的小日子;接下来回家了,只能短信电话遥思之,顺便帮助之论文~家里就是一日三餐爸妈四处搞卫生,问我要不要喝酸奶问我要不要吃苹果。辞职后和台湾帮兄弟姐妹们吃了顿潮汕牛肉丸火锅且玩桌游,和变身学术型的企鹅姐交流积极向上心得,和Kevin阿菜等在DP工作室玩耍,和实验室当年同苦难的兄弟姐妹们吃了顿8元小火锅,和从传设院出来的那群贝岗禽兽们篮球桌球鸭脖糖水,和侃大电话致意,和悦大清真热气聚餐,和TT魔豆扯淡婚姻科技工作人生~

旅行:去了一趟武汉,住石城家里头,吃货行走巷口,夜飙咸宁,斗胆自驾街头,看左冲右突好不痛快;氛围控踏雨过江。回来胖得绝望,头发挫得悲怆。

当下的心情(10:30pm):“明天我要嫁给你啦~明天我要嫁给~你~啦~(升调)”。

看过的东西(*指和脑婆婆一块儿看的):流浪者之歌*(自林怀民先生云门舞集,布景和编排经验,很有印度尼泊尔感觉,有些许想ashes and snow,有关于坚韧、大地、修行,另外是第一次进到广州歌剧院里头,太美了),观音山*,无耻混蛋*,记忆碎片*,将爱情进行到底*,硫磺岛的来信,海上传奇。湖北省博物馆的越王勾践剑和曾侯乙编钟+春秋战国战马战车轱辘。

读过的东西:每天过目的内容不尽其数,能记下来的却是少之又少,在此记录下一切专业相关的玩意儿吧。

《Interaction Design – beyond 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 2nd》(Chapter 1-3)这本书读第二遍了,离上一次读已然2年,内容依然是我所看过的所有HCI中最完整最系统最综合最百科最易懂最启发最辩证最啰嗦的书了,里头的笔记还在,新的笔记又加了上去,旧的案例还在,新的旁证又标注了出来。

《Direct Manipulation Interfaces》读的第二遍到一半,Google的时候才发现这篇文章被引用了上千次。Cognitive Science和HCI结合的领域里三个来自UCSD的大牛在80年代中旬写成,内容常看常新,甚至能够从中发现界面的内在认知哲学,似乎所有的界面变化其实在人脑中的映射都是没有太多的变化。

《Android & iPhone App Design: Is it twice the work》

明天的你所希望的呈现:自信,微笑,负责,聪明,能干,效率,坚持,专注,创意

Read Full Pos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