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eds:
Posts
Comments

Archive for the ‘Moodwandering’ Category

从二月底辞职到四月下入职的这一个多月里头,我都在干嘛。

体重:从辞职前的64.5kg—–三月底的67kg—–武汉回来的69kg—–入职前夜的67kg。一直都在标准线上震荡(绩优股),果然没有压力没有紧张我是一时半会儿瘦不下来的,即使每天下午1个小时的有氧运动抑或早晨的苦瓜汁。

生活:从辞职前的实验室饭堂格致园的3点,到辞职后的饭堂格致园2点,然后是入职前的家里头1点,越来越和谐。

亲爱的人们:辞职以后一直在我的304里头和脑婆婆一起,过着快乐幸福的小日子;接下来回家了,只能短信电话遥思之,顺便帮助之论文~家里就是一日三餐爸妈四处搞卫生,问我要不要喝酸奶问我要不要吃苹果。辞职后和台湾帮兄弟姐妹们吃了顿潮汕牛肉丸火锅且玩桌游,和变身学术型的企鹅姐交流积极向上心得,和Kevin阿菜等在DP工作室玩耍,和实验室当年同苦难的兄弟姐妹们吃了顿8元小火锅,和从传设院出来的那群贝岗禽兽们篮球桌球鸭脖糖水,和侃大电话致意,和悦大清真热气聚餐,和TT魔豆扯淡婚姻科技工作人生~

旅行:去了一趟武汉,住石城家里头,吃货行走巷口,夜飙咸宁,斗胆自驾街头,看左冲右突好不痛快;氛围控踏雨过江。回来胖得绝望,头发挫得悲怆。

当下的心情(10:30pm):“明天我要嫁给你啦~明天我要嫁给~你~啦~(升调)”。

看过的东西(*指和脑婆婆一块儿看的):流浪者之歌*(自林怀民先生云门舞集,布景和编排经验,很有印度尼泊尔感觉,有些许想ashes and snow,有关于坚韧、大地、修行,另外是第一次进到广州歌剧院里头,太美了),观音山*,无耻混蛋*,记忆碎片*,将爱情进行到底*,硫磺岛的来信,海上传奇。湖北省博物馆的越王勾践剑和曾侯乙编钟+春秋战国战马战车轱辘。

读过的东西:每天过目的内容不尽其数,能记下来的却是少之又少,在此记录下一切专业相关的玩意儿吧。

《Interaction Design – beyond human-computer interaction 2nd》(Chapter 1-3)这本书读第二遍了,离上一次读已然2年,内容依然是我所看过的所有HCI中最完整最系统最综合最百科最易懂最启发最辩证最啰嗦的书了,里头的笔记还在,新的笔记又加了上去,旧的案例还在,新的旁证又标注了出来。

《Direct Manipulation Interfaces》读的第二遍到一半,Google的时候才发现这篇文章被引用了上千次。Cognitive Science和HCI结合的领域里三个来自UCSD的大牛在80年代中旬写成,内容常看常新,甚至能够从中发现界面的内在认知哲学,似乎所有的界面变化其实在人脑中的映射都是没有太多的变化。

《Android & iPhone App Design: Is it twice the work》

明天的你所希望的呈现:自信,微笑,负责,聪明,能干,效率,坚持,专注,创意

Read Full Post »

聆听、理解与解释

在CDC面试的时候,很多老大都曾经让我解释不同的名词,或者阐释我心中的想法。当时状态不甚太好,因此感觉自己所说的不连贯也不流畅,让人不易理解。在老婆生日去玩桌游的那天,第一次玩一种新的桌游,自然要学习他的规则。听着听着,忽然觉得,如果我想要知道一个人是怎么思考问题的话,我会让面试者在解释了一个事件,一个名词以后,让他解释一款规则比较复杂的游戏。mental model contradiction我需要了解他是如何看待这个游戏,什么重要,什么次重要,这个结构是什么,how it works and where the goal rests,还有就是他针对与不同的人,会怎么样想掰蒜皮那样,层层说明,是会从细节入手呢,还是从中心入手?你甚至可以不给他停下来思考的时间,让他不停地说,实际上就是think aloud,把思考过程外化为语言。每个人的解释方式都会不一样,他的解释方式实际上与他的理解方式是紧密相关的,这也就造成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障碍。

Explain Internet to Urchin who lived in 1800s.向一个完全不懂的人把一个复杂概念解释清楚需要做出很大的努力,这种行为最重要的价值在于让你从整体和局部上分别理解这个概念,把它建构再解构再再建构。把一个迷宫的每一个暗角每一个分岔摸透了以后所重新搭建的迷宫将会像是俄罗斯套头娃娃那样,一层又一层地嵌套在一起。话语就如同一座迷宫,解释者构建这个迷宫,理解人聆听并走出这个迷宫。在inception中,每个造梦师用自己的想法去建构梦境世界,语言是每个人的梦境,也是每个人的悖论。语言很大程度上是在反映这你的心智模型(mental model),因此可以理解在许多时候的交互设计团队中,最好是要有学语言学背景的专家,来分析用户的心理。所谓的设计沟通和传达,都是把某些问题或者目标用一种方式(visualization or storytelling or statistics or etc)去表达出来,而背后所基于的核心内容,是用户的flow,a flow of emotions or interpretations or intuitions or nonsense.

Read Full Post »

今天重新阅读三联的2010年度最佳产品和设计的回顾刊,甚是欣赏其中的内容。

开篇文章首先把琳琅满目的产品依次更迭的动感展现了出来,科技更新换代,而大浪淘沙后所留下来的东西却是少之又少。每个人都在担心着自己的信息掌控和社交拥有是否落后于人,每个设计师和工程师也在挖空心思寻找着用户的需求点,一边努力创造出新的科技奇迹的同时,一边也担忧地看着周围山寨的萌发有没有威胁到自己。

快节奏的生活,被宠坏的人们,似乎只有钞票和电池才能分别成为人和科技的制约因素。大家对于那些需要耗费精力和时间去钻研的东西愈加失去耐心,一切的界面和体验都要迅捷流畅,行云流水最高,赏心悦目其次。“那些绵长而持久的注意力在哪里?那些东西是深邃的?我们的慢生活能力在哪里?”我们在科技的这个生态圈里,却在丧失我们自己的控制力,被科技影响着。科技是一个“自我提升”抑或“自我矮化”?

设计和开发的周期越来越短越来越轻,你买下某个潮流产品的时候其实已经它是过时的产物了。更替的交叠让我们到底是在呼吸着科技所带来的空气。kinect占据客厅的端,我们接触信息数据的云则越来越自然,看着爸妈的兴奋劲,人类与科技的重叠带来的景象可能会很壮观。

steve johnson所谈及的创新的核心在于用现有的东西,以一种完全不同于它本体目的的使用投射,结合上另一些东西,产生一个全新作用的设计。在这其中的化学反应实质上是以一种不同的眼光看待既有产品,发掘其中的意识,创造性地利用这种物品本体意识去催生创新的新边界。在现有的边界中延伸扩展,带着或多或少的目的性,把不相关的设计联系在一起。这种tinker的设计哲学是当下参与轻周期和不完美beta设计中的一种用户和产品的互动方式。用户在以他们自己的想法去改变周围的一切,而不仅仅是geek在车库中或者是hacker在电脑前捣鼓的作为。许多厂商也开始借用这种tinker的思路,开放他们的标准,寻找更多跨界合作的外脑,发掘出他们产品所具有的意识。tinkerer们在反映着一种设计的需求,也在反映着设计成本的降低,以及设计者与用户的鸿沟在消弭。设计需求导向正在压迫设计周期,消费需求刺激更新频率,两者互相作用于设计,让它气喘吁吁地从一个beta赶往潜在升级版,一次性完美的设计越来越稀缺,用令人印象深刻的界面去抓住用户成为了相等于刺激用户的热情和忠诚一样重要的任务。

hacker们在科技行业寻觅着传奇,也在制造着泡沫,用户则在产品中寻找自我的尊重和实现。明明是beta的不完美却被称作“带有体温感的设计亲昵”,对用户如此赤裸裸的肉麻但让产品在商业上获得了敏捷的成功。相较于等待,现代人更习惯于有参与感的体验:人们更愿意马上拥有一个不太完美但可用的设备,而不是去让自己的消费需求耐心地留给一个完美易用的设备,大家更愿意相信没有设备是完美的,“我要消费的是一种体验”。用户擅长信口开河地给意见,缺乏的是等待的耐心。像暴雪和任天堂那般违背现今设计轻周期的跳票,没有哪个人敢冒险了。

我们站在一个有趣的时代,相信它可能是最好的时代了。我非常赞同应该在这个变革的时代中,科技更新频率和交互方式的改变,信息的重组,已经很不同于过去的语境,在此产生一些能够留存人类文明的设计思考哲学是必要的,重新思考科技和人类的关系也是非常必要的。日本设计师们(原研哉,深泽直人,田中一兴等)的思考更带有东方哲学的味道。他们通过摸索设计和生活的交融过程,去发现现代人生活态度以及人与物之间的关系,是如何映射到设计上的。而实质上,当设计的产品更多的成为快节奏生活的消费品之时,奥卡姆剃刀原理也就作用于其中,只留下对用户最本真和实在的内容,繁冗的东西则被去除。设计呈现给用户的内容将会有愈加多样化形式表现,也有愈加丰富的体验。复杂和简单需要统一。

科技从外在影响我们,但是,从内在,我们只能用我们的sense去感知每个人的ego。所以,或许不管怎么变,总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

Read Full Post »

Meditation For Me

工作的忙碌,生活不得闲,运动也越来越少了。信息泛滥,社交泛滥,人的注意力也跟着涣散起来。这几天重新在nyt上看到How Meditation May Change Your Brain,惊觉我本人就需要一番meditate。马上行动,从亚马逊上找到了好些相关的书籍,准备先从for dummies那个很简单的开始这个mindfulness吧,让自己的心沉静下来,step by step, get focused。

附上Time Magazine上面最简单的步骤(Link):

1.   F I N D   A   Q U I E T   P L A C E 
If it helps, turn out the lights. The fewer distractions you have, the easier it will be to concentrate

2.   C L O S E   Y O U R   E Y E S   
The idea is to shut out the outside world so your brain can stop actively processing information coming from the senses

3.   P I C K   A   W O R D,   A N Y   W O R D 
Find a word or phrase that means something to you, whose sound or rhythm is soothing when repeated

4.   S A Y   I T   A G A I N   A N D   A G A I N 
Try saying your word or phrase to yourself with every outbreath. The monotony will help you focus

Read Full Post »

今天加班回到家,照例上reader看看东西。在cnbeta上,看到好几条有关于维基解密的新闻,再翻到墙外去,一样的,几乎全是维基解密的内容;唯一的不同可能只在于侧重点,一边是美帝国主义等西方列强,另一边则是中共等社会主义大家庭。两边都得罪,到处被通缉,Julian Assange乃勇士。

Information wants to be FREE. 这句似曾相识的口号让我记起google和wiki都是他们的忠实信徒,结果就该封杀的封杀,该阉割的阉割。信息时代的信息不对称是众多单位或者个体优越感的来源。从某些程度上看,一个国家和一个公司在当今世界这个大舞台上,相似处是越来越多了;两者之间的冲突也在不断加剧,从google和各国之间的矛盾作为一个很明显地现象,因为它让信息的获取和检索太容易太方便了,让某些机构单位失去了作为统治者的距离感和优越感。翻墙看wikileaks的理念,有一条是让政府更加公开,这本是许多民主政府乃至社会主义政权所自称努力的目标,却使一个网站的创始人在全球范围内受到了通缉。

自由的东西总是有着许多的限制,言论的自由有限制,信息获取的自由有范围,记得秦晖老师曾经在他的那篇长文(“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中提到过,民主实际上是在探讨自由的边界,自由这个东西在不同的语境下的范围是不同的。就这样,wikileaks所说的“The broader principles on which our work is based are the defence of freedom of speech and media publishing, the improvement of our common historical record and the support of the rights of all people to create new history.” 却让希拉里克林顿等外长头疼不已,尽管希拉里在google事件中做了那个还不错的有关于言论自由的演说。

有趣的世界,当新媒体带动下的语义重新诠释与传统意义下的语义发生冲突的时候,科技能够帮助新媒体一臂之力吗?

The Great Wall WikiLeaks

(以下更新于2011年2月4日)

再次认真看过南都的维基解密述评之后,尝试一下把更多的概念串联在一起。当互联网这个混沌大杂烩把所有信息碎片化的且未加分类处理的摆在人们面前的时候,大家会更加倾向于去看到那些让人感觉有趣新奇且不费力的内容,这也就如malcohm gladwell所论述的,真正的社会变革更需要现实层面的传播而非虚拟空间的传播,尽管在HK的青年游行中很多是通过线上交流实现的,这个论题必将持续。所谓“合法性”,是衍生与国家的定义,可却越来越与个人的合法性相矛盾了,正如当下越来越多公司团体与国家的冲突,NGO组织与官方组织的错合,都在看到国家在通过它的自身职能去约束和限定公司和个人的权力范围,同时国家也在试图协调线上和线下平台语境去为它服务。

信息的冗余碎片化和平台的受众粘连所造成的影响可能将会是深远的改变人们和技术的关系。我不甚同意文中指出的技术并不会独立塑造人类社会,可以看到,就像信息碎片化这种产物,实质上就是技术在对人类认知影响的媒介,它在塑造着人类社会。我更喜欢KK所说的,技术自己就是一个生态系统。

附:南都评论《维基解密:你看到了什么?——无政府主义幽灵与国家合法性的衰落》(2010年12月19日)文摘

1. Frank Furedi认为,与其努力从它的传播方式,去分析当代公众生活中的道德和行为模式。

2.互联网天生的权利分散正以积极的方式带来个体权利与国家权力之间的均衡,而维基解密恰恰代表着个体在互联网世界中所能获得的最大权利。

3.但技术并不完全决定人类的命运,它只是在表现人类的价值趋向和欲望;技术也并不会独立塑造人类社会,它只是在帮助人类自己实现想要的目标——更重要的问题是,人类自身意欲何为?目标何在?

4.Furedi的“当代公众生活中的道德和行为模式”,其意义便在于:海量信息无选择性的供给,即使得人们很难区分试图搬到腐败权利的英雄和难以计数的权力窥阴癖者,又造成了真正具有改变性的行动的阙如;除了透过数量庞大的八卦或不确定信息,把“不能相信政客、政治充满了谎言与欺骗”这样的常识性生活经验扩大为普遍的政治冷感之外,没有任何推动型的实践价值——这难道就是公共利益的诉求所在?

5….使得维基解密所反对的目标,从具体所知的某个国家、政府或者机构,抽象化为了整体意义上的“国家和政府”。

6.如果国家权威和个人自律是不可调和的矛盾,那么国家与政府的合法性又从何而来,个人又如何组织以获得自我实现?

Read Full Post »

你说,为什么就这样一个话少表情少接触少的平凡的男生,会在你某个思维悬置的时间被唤起?就像我偶尔也会想起一些无关紧要的人,例如突然想起某年楼下停车场看车的男人,每次回停车场都会和我们闲聊很久,后来似乎是打了架进去了就从此失去联系。还有以前军训的教官,落基山旅游的一个香港导游,九寨沟的那一家藏族人。

其实应该这样说吧,一些这样无关紧要擦肩而过的人,在某些特别时刻成为生活的标点,当你几乎忘记了句子的内容,随手写的一个个标点却跳了出来。而反之,我们有时对陌生人记得清晰,对身边人却又显得健忘。

人生活着制造记忆,而你能记住的东西定义了你所有存在过的时间的意义。如果不同意,那么想想如果每24小时记忆清零一次,那应该是多大的恐惧。

本来写到这就停了。忽然又想起今天电影(《第36个故事》)里那个讲了35个城市35个记忆故事的男人。他分享他的记忆,他的故事,又组成了她的记忆,她的故事。时间的意义就在其中被不停地制造来制造去。最后她因为他的记忆旅行踏上自己收集记忆的旅途。无数人来来往往,能建造一个记忆标点,应该是一件幸运的事。

我和你呢?:)

Read Full Post »

不知道为什么,吃完饭回到实验室对着屏幕发呆,脑子里忽然想到“ambitious”这个词,似乎谁曾经这样形容过我。啊,是那个在准备midterm project和final project的时候都一起在lab里呆了将近一宿的男生,那个在深夜里说他的人生轨迹很平的男生,那个借了我arduino然后在我离开SD的最后一天放到我家信箱的男生。来自北加州,不太爱说话,表情不多。对了,他还写了些东西给我,隐约只记得他想来中国,当然还有他的电子邮箱,“keep in touch”。有的人真的是再见以后就不能再相见了。

偶然之间飘起的思绪。人真的是因为有记忆所以才有生活吗。

PS. I love you baby

boatin

Read Full Post »